345755扬红心水论坛

498888王中王索力鞋業欠6000萬美元遭追債:所有銀

发布时间: 2019-10-08

  在德國上市的福建泉州鞋業公司索力(Ultrasonic),經歷了過山車般的十幾天。

  9月16日,索力公司國際官網宣稱CEO吳清勇“失聯”,長期維持在4-5歐元的股價當天狂瀉79%,僅剩一歐元出頭。

  到9月21日,國內外多家財經媒體報道“索力高層跑路”后,他突然以網媒視頻採訪形式在公眾視野中現身。而“跑路”傳聞一出,各方聞風而動。債主和供應商紛紛上門,廈門公司兩天內人去樓空、晉江公安也介入了調查。

  特別是8月底通過野村証券貸給索力6000萬美元的國泰世華等七家香港、台灣銀行,可能給出違約判斷,並在近期內對貸款進行追償,這一切都令剛回國的吳清勇疲於奔命。

  至今,外界仍然不太相信吳清勇“沒跑路,沒卷款”的兩項自我澄清,在去庫存壓力仍然巨大、全行業資金鏈緊張的泉州,風吹草動都足以撥動所有人本已敏感的神經。

  吳清勇父子將最大的希望寄托於晉江市政府即將於9月30日召開的有關“索力事件”的新聞發布會上。

  美麗的廈門島東岸,白浪扑向細幼的沙灘,是廈門財富和新貴的聚集地之一。離海岸線不到百米,就是該市最高端的CBD觀音山商務運營中心。

  9號樓裡的廈門泉州商會,近幾天尤為繁忙—這裡是處理索力風波的主戰場。這天,來的是香港和台灣的“客人”—貸給索力6000萬美元的七家銀行的代表團十多人,從各地飛來廈門。他們從中午一直等到晚間,“午飯都沒吃”,一位商會工作人員感嘆。

  他們在等待吳清勇。陪他們等了一下午的,則是索力的法律顧問、律師陳偉才。吳本人尚在晉江,泉州商會會長蘇福倫解釋說,吳清勇在接受晉江市政府相關部門的約談。

  港台客人們一進觀音山園區,隻見安踏、特步、匹克等一眾國產體育鞋服品牌恢宏的大樓在車子經過的道路旁比肩林立,彰顯著實力。總部南移廈門,這是泉州大小民企近年來慣常的做法—索力的廈門公司也在這裡,但與知名大企業直接買樓不同,索力的辦公室是租來的。可惜現在那裡人去樓空、一片狼藉,他們無法在那裡會見他們的債務人、索力大股東吳清勇了。

  據此前媒體報道,七家銀行中,國泰世華是是次貸款的主辦行,野村証券負責統籌此聯貸項目。台灣彰化銀行、台灣中小企業銀行香港分行、合作金庫銀行作為牽頭行。萬泰銀行和華泰銀行亦加入其中。

  這筆貸款平均年限為2.36年,銀行受邀以三個層級加入聯貸,有200個基點的前端費。在當晚的會議中一家銀行的代表稱,索力實際拿到的資金約為3.6億人民幣。

  國泰世華銀行早於18日早間同其他六家銀行召開了電話會議,這七家銀行在會議上達成一致,由國泰世華就索力鞋業高管失聯事宜向福建泉州和香港警方報案。

  而25日當天,“所有銀行都到齊了”,一位自稱為國泰世華代表的參會男士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對此在場的吳明俊等人並不否認。下午四點至晚上八點半會議結束,時代周報記者一直在廈門泉州商會內,會議過程中記者全程在會議室入口附近旁聽。

  快七點的時候,吳清勇終於帶著二兒子吳明俊出現。他向各銀行的代表解釋說,作為COO和董事會成員的大兒子吳明鴻,尚在香港養病。

  銀行代表團加上吳氏父子及律師近20人,將廈門泉州商會巨大的橢圓桌圍了一圈。各家銀行代表齊齊盯著索力方的三人。簡單的寒暄沒能掩蓋各方的情緒激動和現場的緊張氣氛,銀行代表們以一貫的委婉、有禮有節但又嚴厲的口吻一輪一輪地向昔日關系良好的合作伙伴發問,但各種問句的內容其實隻有一個:3.6億,到底去哪裡了?

  吳氏父子解釋說,其中一大部分,付給他們的合作伙伴了,在逼問下吳明俊報出了“鑫晟(音)”公司的名字,並透露說,政府方面派了人前往這家公司,查賬查了七個小時。

  對於剩下的1.6億,銀行代表提出“開個存款証明”,吳氏父子隻好帶來了一個令代表們炸鍋的消息:廈門公司的財務離開時帶走了部分賬簿、搬走了電腦,連公章也帶走了—而該財務至今失聯。對於“開存款証明”的要求,他們以“公章挂失需要時間”來回答,並且稱,賬上有錢,但是由於財務失聯,具體情況不詳。

  銀行代表們顯然對這一說法無法滿意,吳氏父子則不斷表示,現在晉江市政府和晉江公安局都在調查,下周就會召開新聞發布會,“我們的護照都被收走了。”吳明俊說。對於上述時代周報記者目見耳聞的銀行與吳氏父子協商經過,吳氏代表律師陳偉才后來予以否認。498888王中王

  9月16日,在德國法蘭克福上市的索力鞋業在公司國際官網上發布聲明稱,自前一個周末開始就一直無法聯系到公司首席執行官(CEO)吳清勇和首席運營官(COO)吳明鴻兩位高管—這對父子同時也是該公司的大股東。聲明中稱,會計部門發現,公司在中國大陸和香港的“大部分現金已被轉移到公司影響范圍之外的地方”。

  9月18日,索力國際官網再度挂出公告,內容是由三名成員組成的監事會,決定將上述兩位高管除名。該份聲明同時稱,“破產程序迫在眉睫”。

  盡管索力國際官網在9月22日發出通知稱吳清勇已與公司聯系,但使用了“前CEO”的稱呼,並稱“吳將向公司歸還資金”。吳清勇則向媒體否認監事會有權將他免職。

  廈門泉州商會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人士向時代周報記者稱,吳清勇不願意外界知悉“財務人員聯系不上”這一事實,事實上吳氏父子早就想整頓廈門公司,但未及動手,自己先“被失聯”。

  在國內外各路財經媒體紛紛以“跑路”為標題報道了一輪之后,9月20日,吳清勇現身廈門,9月21日,吳清勇攜次子吳明俊接受泉州媒體視頻採訪,在這段被剪輯過的視頻中,吳清勇將自己的“失聯”歸咎為“一場丟手機引發的慘案”,根據吳清勇的說法,長子吳明鴻、孫子跟他一同出境,前往香港和菲律賓旅游和看病。

  “監事會決定免除CEO和COO的職務是符合德國《公司法》的”,索力所在的德意志交易所上市發行部副總裁阮宇星向時代周報記者確認。阮也是德意志交易所負責處理索力公司事務的人員。

  對於“監事會是否有權決定公司進入破產程序”,阮表示,按照德國法律,監事會才是公司的持有人,而董事會僅是公司的雇員—也就是說,官網中顯示的名為“jianhui wang”(音:王建輝)的監事會成員,有權與監事會另兩人一起,免去持有52%股份的董事會成員吳清勇及其子的職務。更重要的是,如果監事會做出相應決定,索力上市公司將處於破產程序中。

  德意志交易所北京代表處的宋小姐向時代周報記者稱,在德國上市的中國企業,通常都通過在德國成立殼公司,再以殼公司為主體在德國上市,所以它們必須符合德國的法律——索力也不例外。

  目前共有25家中國企業在法蘭克福上市成功,它們被稱為中國概念企業,其中大部分是福建企業,泉州佔7家。2011年上市的索力是中國第9家、泉州第3家在德上市的公司。

  資料顯示,索力集團旗下擁有盛輝(福建)鞋材有限公司、福建索力鞋業有限公司、索力(廈門)實業有限公司。本港台现场报码139最常用成语分类大全超级实用!值得收藏下载

  過去5年間,索力鞋業總業務的年增長均保持超過25%的水平。在2013財年,公司共錄得銷售額1.638億歐元(約合人民幣13.03億元),淨利潤3500萬歐元 (約合人民幣2.78億元),淨利潤率為21.4%。

  索力2014年半年報顯示,今年上半年其銷售收入增長了1.4%至7480萬歐元,稅前利潤率為26.9%,經營性現金流為2290萬歐元。

  就是這樣一家年報和今年半年報都相當漂亮的公司,在大股東“跑路”的傳言下顯得相當脆弱。

  廈門泉州商會稱,與之前銀行不願給出貸款相比,目前索力最大的麻煩,來自7家銀行對6000萬美元貸款極可能進行的追償。

  蘇福倫向時代周報記者証實,“索力現在資金方面是有困難,之前說是幾千萬(人民幣)缺口,我們已經介入幫助了。”

  蘇福倫稱,廈門泉州商會的理念是泉州企業間一貫的“抱團發展”,具體到此次對索力的幫扶,一是協調商會的其他會員企業,以擔保等形式向索力提供資金﹔二是聯絡券商,努力提升索力的股價﹔三是向外澄清,消除風波的影響,恢復索力的名譽。

  據蘇福倫了解,晉江市政府對索力一事也相當重視,調查之外,有可能將通過銀行對索力進行資金支持。

  “資金有困難的企業多了去了,有困難和要破產是兩碼事”,蘇福倫把這句話強調了數次,最后他說:要不是此次傳言,其實索力不見得有多大困難。蘇稱,高負債率經營是常態,企業資金鏈問題多來自銀行抽貸。

  蘇福倫說,與不少鞋服企業一樣,索力將大筆資金投在門店的擴張上,但隨著電商的沖擊和今年整體經濟形勢的下滑,資金鏈開始繃緊。

  廈門泉州商會秘書長盧義達指出,索力的真正考驗還不是短期的財務問題,而是涉及公司產業升級的長期問題。據悉,2008年前后,索力鞋業啟動品牌策略,希望打造一個戶外休閑鞋的品牌,並啟動了相應的開店計劃。

  但是這樣的轉型探索卻未能奏效。“索力在戶外鞋的品牌探索上,犯了和多數中國服裝企業一樣的錯誤,即認為品牌=高價。”服裝行業觀察人士馬崗表示,這一套晉江品牌沿用了20多年的價格策略,如今早已與市場格格不入。

  盧義達亦表示,政府和商會已發現索力遭遇的困境不是一兩家企業的個案,可能是20家、30家企業面臨的共同問題:“受限於公司管理以及專業人才的瓶頸,索力等企業的轉型所面臨的困難比想象中要大得多。”

  今年年初,2008年新加坡上市的鞋企福建晉江鱷萊特集團工廠被曝出停工數月,從去年年底開始欠薪﹔7月份,今年年初才在港交所上市的福建諾奇董事長失聯。如今加上索力,或真或假的“失聯潮”突襲福建上市的鞋服企業。

  對此,在閩南從事多年鞋服等行業品牌規劃和輔導工作的廈門元成企管咨詢有限公司總經理鄭正陽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泉州企業,尤其是大型民企,在資金使用上通常保守。因此如果只是正常的主業經營,資金壓力大並不會導致危險—因為泉州的鞋服企業通常都從事實業。但如果將短期資金用於主業外的投入,就會很危險。

  “這與福建的銀行體系也有關,它們的風格更國際化,放貸方面對風險更敏感,危機之下隻會貸給做實業的、容易救的企業。”鄭正陽說道。

  鄭正陽說,泉州企業整體不太可能出現溫州的情況。“溫州人有一塊錢做十塊的生意,而泉州人有一塊隻做五毛”,與溫州大肆炒房不同,安踏等大企業“都是做生產的,不太可能亂花錢”,中小型公司則相對杠杆較高,不排除繼續出現跑路現象。

  吳明俊最后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索力在晉江的工廠已經恢復開工了,廈門的公司這兩天也會陸續恢復上班。

  南京大屠殺公祭習談公祭日李克強亞歐行無人機闖空中禁區呼格案再審結果不動產登記西部冰川萎縮股市年末躁動小年火車票今日開售廊坊幼兒園危房倒塌聶樹斌案3大疑問東三省人口流出習公祭日講話李克強談吃空餉問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